Google退场:再次后撤失血不止


|2|1


杰欣互联网新闻 2010年7月4日 2010年6月30日,在ICP牌照到期的一个关键的时间点之前,Google再次选择了以博客的形式来宣布自己的处理方式。2010年6月28日,Google在中国留守的绝大多数员工依然只能通过这样的博客来分析猜测自己未来的命运。

“之前,我们一直对公司在中国的发展抱有幻想,这次我们感觉真的不太好。”Google中国的一位员工表示。

2010年7月2日,由Google.cn跳转到的Google.com.hk搜索部分受限。

  无限凄凉 再次后撤

上述员工所说的感觉不好,是因为ICP牌照。2010年6月25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公布了《ICP许可证年检不合格名单》,这个名单上有800家左右企业。其中北京飞翔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申请的“京ICP证050124号”在这份不合格的“黑名单”上。在中国因为对外资企业开展互联网业务存在限制,所以这家自然人独资的企业是Google获得ICP牌照的合作伙伴。这个消息在当天Google中国内部就已经有一些人得知。

2010年6月28日,在国家测绘局发放的互联网地图牌照名单中,Google也“遇难”,这意味着Google不能再向中国用户提供地图和Google卫星(Google earth)服务。

而在此之前的一次会议上,Google中国现任掌门人、全球副总裁刘允向公司内部的管理层传达了“自谋出路”的意思,“他那一次的表态让我们觉得很凄凉,等了那么久,看来没有转机了。”Google中国的一位员工说,如无意外,Google真正退出中国的倒计时已经开始。

然而,即使事已至此,Google总部依然没有给Google中国任何清晰的指示,“我们得到的信息跟外界得到的一样,就是28日的博客。”

他所指的博客,就是Google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于28日发的博客,文中称,“我们与中国政府官员的对话清楚地表明,他们认为重新定向是不可接受的。没有ICP牌照的话,我们不能经营Google.cn这样的商业网站。”

早在2010年3月23日,德拉蒙德也是通过博客的形式公开发表声明,宣布停止对Google中国搜索服务进行“过滤审查”,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香港之后——用户如果输入Google.cn,将自动转跳到Google.com.hk。然而,在ICP的年检中,Google的这种做法被中国的主管部门否定,因而进入“黑名单”。

Google补救的做法是,当网民登录Google.cn,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不能使用的搜索框,并附有文字:“我们已移至Google.com.hk”,“请收藏我们的新网址”。而用户无论点击该页面的任意一处,都将被跳转至Google香港的页面——这一次的改变等于又后退了一步,从自动跳转到手动跳转。但在这一网站的首页上,并没有按照规定,在页面的最下方注明“ICP号”。

Google这个补救方案极富有创造性,并以此方案重新向主管部门提出ICP牌照续期申请。但能否通过?结果难料。在采访中,有的被采访人士认为,Google的让步,可能会得到主管部门的认同,因而获得ICP牌照的可能性很大。也有人士认为,无论是自动跳转还是手动跳转,都是跳向不对搜索结果进行审查的Google.com.hk,所以主管部门不会接受Google的“变通”。

  失血不止 不做了断

其实,Google并没有下定结束中国事业的决心。Google在北京地区注册的与Google中国有关的公司共四家: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资公司)、Google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外国法人独资)、双击软件技术方案(北京)有限公司(外国法人独资)、咕果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截止到2010年6月30日,这几家公司均已完成2009年年检。

这个信息传达出Google并不想切断在中国的一切。如果保留公司,保留从Google.cn到Google.com.hk跳转,Google就可以继续为中国用户服务,也可以继续向中国的客户销售互联网广告。

自从2010年3月23日之后,Google的多位资深工程师已经跳槽,Google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劲、技术总监郑子斌都加盟百度,Google图片搜索创始人朱会灿加入腾讯,Google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Google全球工程总监刘骏也已离职。“有本事的就早点撤。现在再走,找工作处于劣势了。”Google内部员工告诉记者,刘允的这次表态,使得更多的人在考虑离职的问题。

员工的流失是一方面,外部的经营环境也变得对Google越来越不利。除了百度的大举进军,搜狐搜狗、网易有道、腾讯搜搜都纷纷参战,分食Google身后市场。他们从瓦解Google的代理商入手,到2010年6月中旬,27家Google中国代理商,除搜狗签约其中几家外,大部分由网易和腾讯瓜分。

很有意思,Google却从未对中国事务做一个了断,给出一个撤退方式,而是在用各种方式试探着中国政府的底线,而每一次都以其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的博客来公布自己的决定,而不是以公司总部或中国公司的正式声明的形式。

如果说1月其博客第一次表示将会退出中国,那是一次挑衅和试探。而第二次在3月份表示将网站跳转至香港,那是一次威胁。那么,这一次则多少有点被动,有些无奈,不再是主观意志的退撤。

Google始终选择这种非正式的方式宣布,一直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而中国官方也很乐意这种“隔空对话”的形式。在28日Google新的博客发表之后,29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时表示,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的发展,同时依法管理互联网。在中国经营的外国互联网公司要遵守中国的法律和有关规定,中方有关部门也将依照中国的法律和有关规定处理有关问题。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www.jeasin.com/wp-includes/class-wp-comment-query.php on line 405